五月的鲜花飘落在汉江

来源:襄阳文明网  责任编辑:代丽思  时间:2019-06-20
丹渠花海 李闻摄

  鲍尔吉·原野

  【人物简介】

  鲍尔吉·原野,蒙古族,赤峰学院文学院特聘教授,全国无偿献血双年奖获奖人,沈阳市马拉松协会名誉主席,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出版散文集、短篇小说集70多部。作品获鲁迅文学奖、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、人民文学奖、百花文学奖、蒲松龄短篇小说奖、内蒙古文艺特殊贡献奖、赤峰市百柳文学特别奖。一些作品被选入大、中、小学语文课文。

  天下并没有一条河流叫老河,却有一座悲壮的城市叫老河口。老河口位于汉江中游,扼守湖北、河南、陕西三省要道。一座城市位于战略要冲,它的人民必将历尽劫难又能够浴火重生。

  我们来到老河口,到达市区的路家巷,这里是诗人光未然的出生地。刚进街口,目光就被墙上醒目的画板吸引,上面有光未然的照片和简历。年轻的光未然气质不凡,相貌俊朗,眼睛遥望远方。在这条街上,我们看到画板上《五月的鲜花》的歌词。1935年,光未然在这首歌词中写道:

  “五月的鲜花,开遍了原野

  鲜花掩盖着志士的鲜血

  为了挽救这垂危的民族

  他们正顽强地抗战不歇

  ……”

  我眼睛看着歌词,心里在一句一句默念,仿佛想从熟悉的字句中找出新的含义,一瞬间,心房被一块石板压住,灌满了黑暗的悲愤。

  这里是光未然的故居,周围矗立着现代化的建筑,不远处是汉江。汉江像一块比土地更平坦、更细腻的反光的平原,沉思一般流淌,对岸排列着建设中的高铁桥墩。

  从光未然旧居走出,我们来到剧场观看豫剧《黄河绝唱》。该剧表现了光未然于1927年在老河口参加党的地下工作,1931年进入武昌中华大学中文系学习,1933年组织拓荒剧团,最后到达延安创作《黄河大合唱》歌词的历程。这是一场惠民演出,没有宏大的场面和精心雕琢的舞台效果,但是我们被打动了。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有些难为情,转头偷看一起观看演出的同伴——作家梁衡正低头拭泪,作家李辉表情悲痛,眼睛红了。在这块土地上,并非是我们在找战场的回音,而是土地之下的洪流扑打着我们的胸口。而这一切,由光未然的歌词《五月的鲜花》开始。

  老河口市位于鄂北,扼守四省要津,为汉江故道,当年繁华之至。“天下十八口,数了汉口数河口。”说的是此地的繁华。抗战时期全国最大的第五战区司令部设在老河口近郊的胡家营,长达6年。

  抗战中,这里上演了史称全国最后一战的鄂北豫西会战,在143天的残酷战斗里,敌我双方投入兵力之多、战斗之惨烈,凝结成抗战史上极为悲壮的一页。据参战将领黄国书、李奇亨等人回忆,战斗密集发生在豆腐店、丁河店、马头寨、光化镇等地。敌我双方常常近战、夜战,掩体里的守军士兵在夜里耳附泥土,一听到日军的脚步声、喘息声和摔倒声,就把手榴弹投出去。太阳升起后,山沟里显露出敌军大量的尸体。日军把死去士兵的左手剁掉带走,在尚未死去的伤员身上喷上凝固汽油将他们烧死。树林里躺着裸体裹白布切腹自杀的日军军官的尸体。在这场战役中,由内山指挥的日军精锐部队第12军受到中国军人顽强阻击。日本防卫厅所编《日军在华作战纪要》之“昭和二十年派遣军”对此记录翔实。

  二战前后的中国,其贫其弱不言而喻,只剩下偌大的国土让人觊觎。你相信装备落后的中国军人在老河口与悍敌死磕143天,失守后仍与日军对峙汉江吗?他们的意志力一定超过了号称意志力最强的日军。二战时期日本军队以班为单元的步兵作战技术世界领先,日军的枪械、训练水平和体质状况也远远好于当时的中国军人,日军身后是强大的钢铁与装备制造业。而中国军人只是些穷困的中国农民。

  据流沙河回忆,抗战时期的男丁入伍均出于自愿。一户人家,哥三个抽一人入伍,哥五个抽两人入伍。四川省有300万男丁加入抗战军队,其中阵亡几十万人。流沙河说,他看到许多即将入伍的农民在川神庙里集结,身上没有绑缚,无人逃离。

  中国土地上沉默的贫困的农民知道自己去当兵,去上战场是去送死,但为什么没逃离呢?求生不是人类的本能吗?在他们看来,高于求生本能的是以血肉护卫脚下的土地。老河口保卫战中,守军死伤1600人,日军死伤1668人,守军与日军几乎以命换命。

  如果世上有一种仪器,可以探测到土地里几十年前留存的志士的鲜血,知道他们是哪些人,并还原他们殉难的情景,那么老河口的泥土深处,一定可以检测到许许多多不屈的灵魂。从大的方面说,志士在守护着这个国家。就一场战斗而言,他们所守护的仅仅是自己脚下一米见方的土地,激战百日百夜,直至你死我活。中国士兵倒在老河口的土地上,同时倒在了国家的怀里。

  此刻再度咀嚼《五月的鲜花》的歌词,觉得志士的鲜血那时就流在光未然的心里,在他笔下化作带血的杜鹃花,开遍中华大地。尽管他写下这首歌词是在1935年,而鄂北豫西会战发生于1945年,但光未然和每个热爱故乡热土的中国人一样,早就预知残酷的护国之战即将爆发,但中国人不会让国土沦丧。

  汉江之“横溃豁中国,崔嵬飞迅湍”道出了当年的险绝。倘若鄂北豫西会战失利,日军将进犯商南,进而夺取西安,占据西安机场,抗战形势会更为艰难。老河口对抗战的贡献是:繁华之城光荣毁灭,不许日军渡过汉江。老河口失陷,守军仍在汉江对岸与敌军对峙,直至日本投降。汉江上,我如同看到一座长长的青铜雕塑墙在淡雾里矗立,上面镌刻着血战的情境。

  老河口养育了光未然,他身上的热血与守土官兵身上的血一样,炽热得足以融化岩石。因此,从他的笔下又涌出激流飞湍的《黄河大合唱》的歌词:

  “风在吼

  马在叫

  黄河在咆哮

  黄河在咆哮

  河西山冈万丈高

  河东河北

  高粱熟了

  万山丛中

  抗日英雄真不少

  青纱帐里

  游击健儿逞英豪

  端起了土枪洋枪

  挥动着大刀长矛

  保卫家乡

  保卫黄河

  保卫华北

  保卫全中国”

  1938年10月,武汉沦陷,光未然由陕西壶口东渡黄河进入抗日根据地。途中他目睹了黄河船夫们与排空浊浪搏斗,聆听到船工号子,心中埋下以黄河描写抗战的宏愿。1939年1月,光未然在延安创作了诗歌《黄河吟》,冼星海听后十分振奋。当年3月,冼星海在延安简陋的土窑里完成了《黄河大合唱》的谱曲。这是第一部用现代音乐形式反映中国人民御敌心声的文艺作品,永久载入史册。

  如今的老河口市呈现出全新的景象。它是全国文化先进市、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市、国家级生态示范区、全国农产品加工示范基地、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。这里有百里生态丹渠风景区、梨海涌雪风景区和第五战区司令部旧址。每到五月,每当鲜花开遍原野的时候,老河口人就会想起光未然,唱起这首《五月的鲜花》,歌词背后凝结的悲壮的民族意志在每一朵花中盛开,如汉江缓缓流过,江面飘落鲜花的诗句。

操作选项

  • 字体大小: 
  • 宽屏阅读:切换
  • 打印文本:打印

专题集锦

  • 1.png
  • 1.png
  • 1.png
  • 1.png
  • 2.jpg

分享

湖北文明网 淄博文明网 重庆江北文明网 重庆南岸文明网 湖南文明网 合肥文明网 安庆文明网 湘潭文明网 新乡文明网 清远文明网